嘉興在線 -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、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港澳密特三肖六码
您當前的位置 : 嘉興在線  >  政情  >  正文
【初心獻禮】黃亞洲:以詩情和筆意,回應紅船的召喚
2019-10-01 11:08:45

【獻禮·人物名片】

  黃亞洲,著名作家、詩人、影視作家。已出版長篇小說、散文集、詩集、劇本集等文學專著40多部,長篇小說《日出東方》獲國家圖書獎,《雷鋒》獲全國精神文明“五個一工程”獎;詩集《行吟長征路》獲第四屆魯迅文學獎;電影劇本《開天辟地》《鄧小平·1928》《毛澤東在上海1924》等15部作品被搬上銀幕,多部在國際電影節上獲獎。他先后被授予“首屆中國百佳電視藝術工作者”“全國優秀電視劇編劇”稱號。


黃亞洲參加“快閃”活動。 記者 李劍銘 攝


【獻禮·南湖情緣】

那艘文學小船,從嘉興起步

  “10月的山河,10月的旗,10月的陽光灑萬里……”

  在功成名就的今天,黃亞洲依然記得自己公開發表的第一篇詩歌《10月頌》,那是1970年,他來到嘉興地區安吉縣南湖林場——浙江生產建設兵團第三師第九團時,發表在嘉興地區的《浙北報》上的一首詩歌。

  也正是這首詩歌的發表,讓同事和領導看到了這個年輕小伙子身上不一樣的光芒。于是,黃亞洲被上調到師政治部,先后擔任組織科的青年干事、宣傳科的宣傳干事,得以潛心學習詩歌,并且接連在全國性文學刊物《解放軍文藝》上發表詩作。

  “所以,應該這么說,我就是從嘉興地區開始,正式走上了文學創作道路的。”回憶起當年那個癡迷文學的青年,黃亞洲慶幸自己的執著、堅定。

  1975年9月,浙江生產建設兵團撤銷,黃亞洲被安排在桐鄉縣濮院絲廠任宣傳干事。這期間,他一邊繼續寫作和發表詩歌,一邊開始短劇、短篇小說的創作。他的第一篇短篇小說《河水與井水的故事》,是向上海《兒童時代》雜志“征文啟事”投稿的。該小說一發表,先后獲得中國福利會《兒童時代》雜志全國征文三等獎、浙江省首屆優秀少兒文學作品獎。

  “這激勵了我繼續寫作小說的勁頭。”黃亞洲寫得更起勁了,之后一連發表了多篇短篇小說。

  幾乎同時,一個偶然的機會使他邁上了影視創作的道路。因為不太滿意當時銀幕上千篇一律的“反特片”模式,他根據自己在兵團時“涉及勞改單位管理”的一段人生經歷,寫了一部電影劇本。這個取名為“偵察員的愛”的電影劇本,被時任嘉興地區文化局副局長的著名劇作家顧錫東看中。顧錫東不僅將劇本刊登在嘉興地區剛剛創辦的文學雜志《南湖》上,而且“拍板”將黃亞洲從基層絲廠調來嘉興地區群藝館,擔任雜志的文學編輯,使得黃亞洲在1979年11月正式步入了文化圈。之后,西安電影制片廠將這個劇本易名為《R4之謎》,拍成了電影。

  “從詩歌到小說,再到電影劇本,在嘉興這段時期,形成了我多文體創作的狀況。”用各種不同的文學樣式來藝術化地表現社會生活,引發了讀者共鳴,文學的魅力使他為之沉迷,無法自拔。

  1983年,黃亞洲被組織推薦進入杭州大學中文系就讀。1985年6月,他大學畢業來到剛剛撤地建市的嘉興報到,受命籌辦文學刊物《煙雨樓》并擔任主編,兼任嘉興市的首任作家協會主席,后又擔任了嘉興市文聯副主席、當選為嘉興市的首屆人大代表。

  1989年,他有了寫一個關于中國共產黨建黨劇本的念頭。“我的眼睛里面老是南湖、煙雨樓、紅船,基本每個星期都去那里晃一晃。看久了,看多了,我就有了那個心,想突破人為的雷區,以文學手段展現那段歷史。”

  于是,在1991年建黨70周年前夕,一部史詩性巨片《開天辟地》在全國上演,首次將中共建黨史搬上銀幕,至今膾炙人口。由此,黃亞洲確立了以重大革命歷史事件為創作方向的“主心骨”,逐漸成為國內主旋律題材創作的代表人物。

  正如他在詩歌《南湖的船,南湖的水》中寫的:“我多年在南湖畔生活,我的輕盈的夢,基本上,也是全由湖水制作……”

  他那艘文學小船,從南湖起航,越行越遠。


2017年11月底,黃亞洲在嘉興講述《紅船》創作故事。 記者 袁培德 攝


【獻禮·真情告白】

紅船旁的水聲,一直響在心間

  “20歲到40歲,一個人最黃金的歲月,我是在嘉興地區度過的。那時候嘉興地區的每個縣都跑過,都很熟悉,也有感情。”黃亞洲的聲線溫柔和緩,寧靜又有力量。他說,嘉興人綿密、細膩的性格,或許早已不知不覺地融入了他的骨血,即便后來離開嘉興,回到杭州工作,紅船旁的水聲仍一直響在他心間,不曾稍停。

  從劇本《開天辟地》、《日出東方》到小說《建黨偉業》,這么多年,黃亞洲的筆尖流出的文字越來越多。很多人從他的筆下知道了嘉興,了解了嘉興在中國共產黨誕生這個歷史性事件中的重要作用,通過他的文字,對“煙雨迷蒙”的南湖心馳神往,對“秀水泱泱”的嘉興倍感親切。

  “在創作《開天辟地》的時候,我寫不出來了就會跑到南湖邊去發呆,想著人物怎么到嘉興來,怎么到煙雨樓,怎么到船上去……慢慢地腦子里就有了畫面感,如果不在嘉興生活,是不容易寫出這些的。”黃亞洲回憶道。大事不虛,小事不拘,這是對紀實文學的要求,那時候嘉興粽子在滬杭一帶已經很有名了,于是他在《開天辟地》里安排了董必武、何叔衡吃粽子的情節。

  董必武、何叔衡吃著粽子準備登船,岸邊蹲著一對饑寒交迫的小兄妹,他們把粽子分給了那對小兄妹,自己踏上了紅船。當船內響起一大代表們的豪言壯語時,船外的小兄妹津津有味地吃著粽子,他們不知道,自己民族的未來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……《開天辟地》這個寓意深刻的電影片段,讓觀眾無不動容。

  “有時候是作家選擇歷史、選擇題材,有時候是題材選擇作家。我覺得是嘉興選擇了我。中共一大在上海召開、在嘉興閉幕,而我就在嘉興從事文學工作,這么大的歷史事件我不能不寫。”黃亞洲說。

  2016年,以電影劇本《開天辟地》為基礎寫成的長篇小說《紅船》正式問世,以磅礴的氣勢、翔實的資料,真實藝術地再現了那段波瀾壯闊的歷史,也再一次把“嘉興”、“南湖”帶到了世人眼前。


1991年7月,電影《開天辟地》編劇黃亞洲(右一)等在中山電影院前合影。  黃亞洲 提供


與新中國同齡,深情謳歌祖國

  9月16日,嘉興市委宣傳部、嘉興日報報業傳媒集團主辦大型“快閃”活動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。活動邀請了為嘉興發展作出杰出貢獻的各界精英、心系嘉興的各界友人。

  當天,黃亞洲早早地從杭州趕來,在七一廣場上,動情地揮動著五星紅旗,高歌《今天是你的生日》,深情告白祖國母親。

  “我出生于1949年,與新中國同齡。每年國慶前夕,我都會受邀參加各種‘慶生’活動。今年的‘慶生’尤為與眾不同!”黃亞洲說,“作為一個與新中國同齡的作家,我的命運與共和國的諸多變革緊緊聯系在一起,所以用我的筆來抒寫我的祖國,是我不變的初心。”

  這支愛國之筆,他自提起來,就再也沒有放下過。

  “文學是一個領域,但也是一面旗幟,充滿了內在力量。因為有了文學的理想,所以才有了人生的方向。”黃亞洲說,“我們這一代應該背負一種敘述歷史的責任感,我不能放棄我的堅持,要一直寫下去。”

  為了獻禮新中國成立70周年,黃亞洲正籌備一部詩集《詩歌浙江》,目前已經收集了200多首詩歌,“這部詩集是我二三十年來抒寫浙江的總集,包括杭州、寧波、嘉興、湖州、金華、溫州等各市各縣的篇章,囊括了浙江各地人文歷史的方方面面。”

  他還埋頭開始了以《紅船》為藍本的同名電視連續劇的劇本創作。《紅船》劇本的故事時間選取了1919年到1928年,“重大歷史事件必須表現精準,歷史的空白處則在準確的基礎上力求生動……長篇作品不僅要寫有性格的熱血男兒,也要寫剛柔并濟的女子,有血有肉的紅船故事,才能讓大家喜歡看。”

  不久之前,電視劇《紅船》在北京舉行劇本論證會,獲得了國內影視界專家的一致重視與好評。

  黃亞洲說,他期待著《紅船》部分場景能在嘉興拍攝,就像當年拍攝《開天辟地》一樣。他期待著紅船起航地永放光芒,期待著紅船精神映照出更加燦爛的未來!



來源:讀嘉新聞 作者:記者 施蘭 編輯:徐麗萍 責任編輯:張超柱

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

在這里,讀懂嘉興

相關閱讀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