嘉興在線 -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、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港澳密特三肖六码
您當前的位置 : 嘉興在線  >  人文  >  正文
【哈蘇觀展】趕緊,去孤山為眉壽老人張廷濟打call,只剩五天了!
2019-10-03 11:16:40
 

這個十一,徜徉于西子湖畔,于孤山尋覓前人遺風,不經意間,走進西泠印社中國印學博物館,與張廷濟乍然相遇:眉壽不朽——張廷濟書法及其金石收藏展于9月28日開展。


行草篆隸楷,各式書體相攜而來,拓本、題跋、銘刻、尺牘、手稿,兩百年前的這位金石大家帶著滿滿的誠意,與每一位來訪者相會相交。

 


張廷濟畫像(蔡升初 繪)


張廷濟 題周諸女方爵

甫一進展廳,一幅張廷濟題跋周諸女方爵全形拓引人奪目,這幅拓本掛軸,我已是第三次見了。第一次是在三年前上海龍美術館,金石齊壽——金石家書畫銘刻特展上,第二次是在今年上半年嘉興博物館,金石春秋——張廷濟與乾嘉道文人圈大展中。


這幅全形拓在張廷濟的題跋中赫赫有名,跋文幾乎充盈了整個拓本,甚至補紙再題記,除了張廷濟在題跋中,對這件器皿不厭其煩地考證,記錄,不少嘉興金石名家紛紛出場,拓片為張辛所拓,張廷濟、六舟、徐同柏、文鼎、張開福(張燕昌之子)數次跋文并鈐“金石奇緣”印,可說是當時嘉興金石活動的縮影。


據展覽籌辦人介紹,這件全形拓在張廷濟題跋的作品中是頂級之作,與后期全形拓制作方式不同,是一塊塊拓好拼接上去的,題跋內容之豐富,非常罕見。


金篆齋匾

一樓展廳右側一件“金篆齋”的匾額,似閃著金光,吸引著每一位來訪者。

這件藏品是展覽開幕當天上午,嘉興藏家剛剛送到,趕在開幕式之前放入展柜,是最后一件到位的藏品。

這件藏品是嘉興古璽印藏家沈春明專門從日本拍回的。


金篆齋,是張廷濟藏古銅印的所在,在嘉興新篁鎮朝南街太平寺后。“金篆齋”三字是張廷濟用行楷自題,其字勁樸古拙,渾厚雅麗。在匾后有綴識:“積四十年心力,得周秦漢魏官私銅印四百余鈕,筑室貯之。因為之匾。道光八年戊子六月十五日,叔未張廷濟。”匾上他鈐“張叔未”“廷濟”“厚橋墓祠守者”三方白文方印,由此可知金篆齋的用處和題匾時間。

張廷濟最有名的是“清儀閣”,在1860毀于戰火,各類藏品蕩然無存,“金篆齋”也未能幸免,這幅匾額此后也不知所終。


直到1916,由“藏周璽秦漢印八百余鈕”吳隱在杭州以重金購得,此時他已參與發起創立矢志“保存金石,研究印學,兼及書畫”的西泠印社,難怪得到金篆齋匾額會“狂喜欲躍”。吳昌碩在匾上題跋。后來,此匾流落日本,被日本“中國古印研究第一人”園田湖城所得并出版。


直到2016年,嘉興藏家將其帶回家。


2016年8月31日,張廷濟“金篆齋”匾在日本一場秋季拍賣會上,以158萬人民幣成交,競拍成功者正是嘉興的古璽印藏家沈春明。


拍賣前三天,一位藏友和沈春明在閑談中偶然提及“金篆齋”匾正在日本拍賣,笑說:“這個匾更合適你。”


“積四十年心力,得周秦漢魏官私銅印四百馀鈕。筑室貯之。因為之扁……”這是“金篆齋”的款識,巧合的是,沈春明收藏古璽印也有四百余方,他收藏“金篆齋”匾恰如其分。


《嘉興日報》2016年9月30日“收藏”版曾報道此事,距離此次展覽正好三年。






《張叔未老人墨寶》

展廳左側有一尺牘冊頁《張叔未老人墨寶》,極為難得,曾在民國時出版影印過,可說是張廷濟不同時期的尺牘墨跡的匯集,這里有他不同的書寫風格,隸書、行書、楷書、草書,大大小小非常豐富,最難得是有他非常小的行書,這非常罕見。張廷濟小隸書亦為人稱道,雍容寬綽,醇雅清古,他的楷行書大小俱佳。這里還記載了一些史料,是這次展品中的亮點之一。


張廷濟題《隋元公墓志》

展廳左側還有一件藏品也十分難得,張廷濟題《隋元公墓志》。

《隋元公墓志》是有名的傳世隋志,清代著名書法家包世臣在《藝舟雙楫》中評其字“字畫雋密,詞理高華,玩其筆勢,斷為率更無疑”,因作者不詳,他認為是歐陽詢書寫。趙萬里稱其為傳世關中隋志三翹楚之一。


此碑嘉慶年間出土于陜西咸寧,被常州文士陸耀遹(紹聞)購得,當時風聞他得此碑,參觀者不斷。為應酬當地文友,陸氏精拓二十余份,與文友共賞。咸豐年間,常州被太平軍占領,碑被砸毀,斷裂不全,殘石現藏于故宮博物院。


這件拓片為陸氏原拓,是最早的原拓,有張廷濟兩段小楷長跋,墨跡清晰,俊秀端莊,十分難得,從中可看出張元濟的交際廣泛,金石圈的地位斐然。此拓目前為嘉興藏家收藏。


張廷濟題額“小梅華館”

拾級而上,到二樓展廳,首先入目的是張廷濟題額“小梅華館”,這是張廷濟在76歲時為吳彥宣所書的“小梅華館”匾額,是極具特色的隸書作品,端莊典雅,清穆有韻。“小”字難寫,有篆書的意味,但平直不板。“館”字最難,而張廷濟的書寫有晉隸的意趣,疏朗自然。“華”字頗俱楷法,其長橫呈弧形,粗壯的豎筆與其它細筆對比,有相避相形,相呼相應之趣。


張廷濟的隸書結構方正、運筆沉實,樸拙中帶著秀逸,寬博挺拔,自開面貌。更妙的是,他熔漢魏晉唐的隸法于一爐,并融通各體。


據介紹,這件作品有意思的地方還在于它的“兒子”“孫子”很多,拍賣市場上,常常可以見到它的偽作,有的甚至有幾十萬元的成交價。


張廷濟自用印

在小梅華館下方,幾方張廷濟的硯臺與扇骨,都有精細的題跋,除此,還有一方張廷濟自用印,此印為張廷濟新篁老鄉高桂森所刻,常見于張廷濟的諸多作品中。張廷濟自用印很多,但目前發現的極少。此印目前由嘉興藏家收藏。


張廷濟題“虢叔旅鐘”

在二樓右手處,有一件一定要看的題跋作品。

張廷濟在16年間,在這張拓片共題跋九次,收藏于何時,多少錢購得,重量幾何,同類藏品在老師阮元手中,他的那件多少重量,云云,事無巨細,愛不釋手。


這件拓片是張廷濟舊拓“虢叔旅鐘”。虢叔旅鐘原應有八件,為西周晚期的編鐘,相傳,在清代時出土于陜西長安河壖土中。前四件大鐘,鐘形從大到小,排在前三的分別是阮元舊藏,今在北京故宮;張廷濟舊藏,今在日本東京書道博物館;伊秉綬舊藏。


張廷濟這張拓片有鉦部和鼓左部二片銘文,共86字。但張元濟題跋卻密密麻麻,近五百字,反復考證,童衍方認為,“涉及金石名家十多人,書則真行大小,離合正側,極具韻律、氣勢。此題記可謂其學養、精力、境遇最佳時段之作也。”



張廷濟臨金石文字八條屏

二樓左側有一件臨金石文字八條屏。這是一件不可多得的書法八條屏,尺幅大,可說是張廷濟臨古之書中的極品。


首屏以隸書榜題“吉金樂石文字”六字,奇偉雄強,厚重樸茂。之后的三屏分別臨虢叔旅鐘、史頌簋、焦山鼎,根據銘文的不同,臨摹的大小、間距、節奏也不同,或厚實壯美,或奇古生動,或雋秀端莊。放在一起看,參差錯落,富有節奏。


之后的三屏,臨壇山刻石“吉日癸巳”四字居中,左右二屏均為隸書,一個臨的是武梁祠祥瑞圖字,一個臨的是《西狹頌》五瑞圖題記,這兩種隸書具魏晉唐隸之趣,結體端莊敦厚,用筆遒勁挺拔,波磔收斂,應規入矩,得峻健豐偉。這八條屏之后在最后一屏有兩百余字的詳細尾跋。八條屏所贈之人,是道光年間嘉興知府瑞元,曾為張廷濟的《順安詩草》作序。


張廷濟題拓四屏

此次展覽是為正在籌建中的張廷濟研究會預熱的活動之一。

今年3月,嘉興收藏家俞星偉受南湖區鳳橋鎮政府的委托,籌建鄉賢張廷濟研究會,鳳橋桃花節時,遍邀各地研究者、收藏者,討論相關事宜。西泠印社副社長童衍方受邀參加,正是他建議舉辦此次展覽。


展覽籌備6個月,匯集全國乃至海外二十余位張廷濟藏家的藏品,嘉興俞星偉、吳香洲、蘇偉綱等七八位藏家不僅參展,也參與展覽的組織籌劃等工作。


《眉壽不朽——張廷濟金石書法作品集》

另外,張廷濟研究會還編輯出版《眉壽不朽——張廷濟金石書法作品集》,由童衍方擔任主編。

據責任編輯馮磊介紹,此書分為五個部分,書法、題跋、尺牘手稿、銘刻、年表簡編,以作品為主,共收錄張廷濟作品110件,全部為私人藏家所藏,其中60余件在展覽中亮相。


童衍方談及舉辦此次展覽的初衷時說,“一是我們的興趣、二是金石研究的事業,三是希望有更多人加入到這個隊伍中。值得欣慰的是,越來越多年輕人喜歡傳統文化。現在有這樣大的群體,這么大的熱情,希望為我們熱愛的事業做些事情。”




展覽現場

張廷濟的研究目前在國內還處于比較分散的狀態,童衍方覺得,“張廷濟作為金石大家,好在上下左右都通”,他個人上承下啟比較暢通,他的研究從商周的青銅器到明代的腰牌,明清的象牙、印章,上下貫通,他本身修養很高,又孜孜不倦地投入金石之中,他的書法、行草篆隸楷都到一個比較高的水平,碑帖他都有研究。同時,研究他還可以推及其他人,阮元、翁方綱、六舟等,“他是很好的載體,還有很多待研究的東西。”


置身于這方充滿“金石”味的小世界,與張廷濟跨越時空,來一場約會吧。展覽將持續到10月8日。另外,杭州展結束以后,展覽將前往寧波天一閣。


來源:讀嘉新聞 文、攝:哈蘇 作品圖片由展覽主辦方提供 編輯:哈蘇 責任編輯:沈秀紅

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

在這里,讀懂嘉興

相關閱讀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