嘉興在線 -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、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港澳密特三肖六码
您當前的位置 : 嘉興在線  >  人文  >  正文
【哈蘇觀展】這個展,浙博為盛欣夫量身定制!
2019-09-30 18:07:34


盛欣夫

盛欣夫講述平湖秋月的創作


一走進浙江博物館孤山館西湖美術館,“平湖秋月”帶著肆意的氣息,撲面而來,壯觀而不羈……你似乎能看到那線條在流動,又仿佛能聽到書者書寫的韻律,淋漓盡致,卻又古樸自然。


我喜歡畫魚,小時候在桐鄉,我家住在河邊,從小就喜歡魚。

我有個號叫魚公,不用“漁”是因為,我不想傷害它們,也不想別人去傷害它們。


再入內,便可看到一些小尺幅的簡書,大尺幅的對聯,還有一些瓷繪和書畫冊頁,尤其是魚,筆法靈動,筆筆真意,如魚得水……


9月29日,書寫入心——盛欣夫書畫作品捐贈展開展。



書寫入心——盛欣夫書畫作品捐贈展(9月29日-10月7日)


身處展覽之中,環顧盛欣夫的作品,一股子水鄉靈秀之氣與山川江海的大氣,沖擊而來,自在得很。


正如中國版畫院副院長徐仲偶在展覽序言《書寫入心 獨寫人生》中說的那樣:


看他紙上,如行云流水,秋風掃地。莎莎間,提按頓挫,輕重徐疾,枯濕濃淡,天合神助地滿紙云煙。無論從筆墨線條到章法布局,古樸自然,渾厚天成。


丈二草書 荷風橋影聯


盛先生的繪畫,他的大寫意從陳淳、徐渭、八大、石濤一脈相承。他的魚,他的芭蕉,他的紅壤山水都具開創性的繼承。大氣、雄渾,可謂筆墨經典。


冊頁 清暑

冊頁 田頭


盛欣夫,1949年生于桐鄉,字甫之,號魚公,別署夢齋、盛莊、子魚堂等,國家一級美術師、中國書協會員、中國傳媒大學美術傳播研究所研究員。

他自幼習字讀書,特別鐘愛傳統文化,師從書法篆刻家鄒夢禪。

他研讀老莊,對秦漢文化、晉唐文化、晚明文化都心向往之,數十年筆耕不輟;他十一年來,走遍大江南北,看遍名山大川,足跡遍布全國各地。


我喜歡旅行,震撼很多,胡楊的滄桑至今難忘——寫生稿《千年悲歌》

“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,我的旅行對我的創作影響是絕對的。讀書和行走感受還是有區別的。我主攻書法,也有人問我,你為什么愛好旅游,我說不是旅游,是旅行,一字之差,意味便差了很多。”因為旅行,他的眼界開拓了,看問題不再拘泥于眼前:


站在歷史的高度,人生百年,何其短暫;站在空間的高度,地球于宇宙又何其渺小,人類幾千年歷史在這廣闊時空里都太短了。想清楚這些,再來給自己定位,就很清楚了,我不需要賺那么多錢,爭取那么大的名利,你要做什么也就明白了,做自己擅長的事情,于是我也放得開,能釋懷。有人說我的字目空一切,沒有安排,沒有斤斤計較的得失。


因此,他的書法在狂野與秀氣中,釋放徐渭、王鐸、傅山遺風,灑脫而自成面目,多次在全國書畫大賽中獲獎。他多才多藝,兼修繪畫、寫作、攝影、陶藝、武術等。


簡草 蘇軾 贈劉景文

簡書 范成大田家

他一直都明白自己的喜好,他在展覽后記中說:

告訴大家:我很幸福。

因為我選擇了寫字,

因為我從小喜歡寫字,

因為寫字快樂,

因為寫字還能給我幸福。

寫字能詮釋夢想,寫字能作為事業,寫字還有責任和擔當。寫字是件不容易的事。

我一生,只顧了寫字,也未能走出筆墨這個圈子,我想既然吃了這碗飯,就得做點事、做好事。


“書之余畫畫,畫之余走走,走之余寫寫,寫之余講講。”這是1985年我專職從事書法工作后,為自己訂的人生規劃。就是說人生以書法事業為核心:書法占50%,畫畫25%,旅行12%,藝文7%,講課5%。但“走走,寫寫,講講”又是圍繞書畫而為之。歸納起來還是為“筆墨”一件事。陰差陽錯,實際真還差不多如此照辦,基本完成。所以能說不幸福嗎!


平湖秋月

本次展品中的行草“平湖秋月”“裁云鏤月”及“岸蘆野葛”對聯,草書“舊句·計白當黑”,設色魚詩畫屏、墨鱗小品等六組作品,是盛欣夫捐贈給浙江博物館收藏。


此次捐贈前兩年,盛欣夫曾將歷年創作的736件書法、繪畫、陶瓷作品捐贈給家鄉桐鄉。


此次展出五十余件、百余幅作品,大多是桐鄉捐贈之后,近兩年來盛欣夫創作的作品。


“這個事情我們談了兩年了。”盛欣夫介紹,2017年桐鄉捐贈展時,浙江博物館恰巧有人來做活動,看到這個展覽,并帶回了當時的畫冊。此后不久他們便到寧波,找到盛欣夫,專門談收藏其作品和展覽的事情,相關負責人前后八次拜訪盛欣夫,“這次的展品有很大一部分屬于專為此次展覽量身定制的創作。”



9月29日,浙江博物館孤山館舉行了盛欣夫書畫作品捐贈儀式和研討會。


盛欣夫說起捐贈的初衷:

我與共和國同齡,一路走來我很高興也很榮幸,因為我選擇了寫字,寫字給了我生活,給了我一切。

說捐贈,我很慚愧,某種角度上講我不是那么偉大、無私,我是想人在這個世界上面,想要做點事情,我大事做不來,小事也做不成,就想踩幾個腳印,能不能保存下來?我想唯一的辦法就是博物館。所以第一個是在我們家鄉博物館,現在是省博物館,他們把我幾個“腳印”給保存下來,這是我的自私,不是我的偉大。這件事對我影響很深的是錢君匋,他在我們桐鄉建了君匋藝術院。



為了準備這次捐贈,比如說《平湖秋月》,八尺的紙我寫了多少?寫得我手軟,寫得我老婆臉都青了。為什么?50塊錢一張,不行再來一張,10張、20張過去,這不是說虛話。


幾萬塊錢賣了,我能舍得嗎?我不舍得,我把它看成命一樣,但是給博物館我舍得,為什么?我不是送給博物館,而是博物館給我保存。所以他們來,我說你們撿好的,我絕對不會不舍得。


再就是我想我的字或許可以給后人一點提示,大家都學“二王”,我“二王”寫了三十多年,我想這樣寫下去總不是個事,總要有個發展,所以還是走點小路。什么叫時代?什么叫個性?我認為把古人的東西,把現在的人的東西加起來,消化了就成為你的東西,你的東西就是時代的東西。我現在主要是把楚簡的東西加入到“二王”里面,慢慢地我的字就有點楚的味道。


所以說我把這些東西,把這幾個我認為比較有用的腳印捐給博物館,辛苦博物館,幫我在冰箱里凍起來,不給人家看都沒關系,過了幾十年以后再說,讓后人去評吧。



研討會上,來自各地的文藝評論以及書畫界人士,說起盛欣夫其人其作,談興頗濃:


浙江省博物館副館長許洪流:盛先生是我們省著名的老書畫家,我們溝通了兩年,他也專門到西湖美術館來,這個展覽某種程度上是量身定制。浙江博物館在20多年前啟動了一個項目,叫作當代美術名家庫,盛老師的作品捐贈使我們名家庫得到進一步充實。


藝術評論家曹工化:浙江省博物館做這個捐贈呢,因為他們要做一個當代浙江藝術家的數據庫,要把浙江的這些人物證留下來。盛老師作品作為理解浙江文化的一個點,一個物證,對我們浙江省、對桐鄉市,都是非常有意義的。

今天的展覽有書法,有繪畫,他是畫家,又是書法家。

他的文章也寫得非常好,這也是桐鄉的傳承。豐子愷,是文學家,又是書法家;木心是文學家,又是大藝術家。

盛老師的文學修養是傳統價值觀的一部分,必須要懂書法,必須要修煉自己,讓你成為一個內心的詩人,有詩心,才能畫好畫、寫好字。


中國版畫院副院長,寧波大學潘天壽藝術與設計學院院長徐仲偶:我覺得盛先生,有桐鄉的本土性,故鄉意味很濃,他的第一個優點是不變色,這是他的本質。我覺得是我們今天這個時代要非常贊揚的。

再說書法,我覺得他是書法入心,相較于現在絕大多數的裝飾書法家,他的不同之處就在這兒,他書法入心,自然有大師氣象。藝術入心、書畫入心,這是藝術的本體。

第三個是他的現代性,他是這個時代用最自由的心,最自由的形體寫出來的。他的現代性是跟他的時代有關的,反映了時代的脈絡。

他寫字的感覺,是忘我的,他一點都不做姿態,把自己放得很低,就是草根,草根就不變色。


隸書 趙嘏 江樓感舊

京華美術學院院長李福安:我曾問他,字怎么能寫好?他就一句話,橫平豎直。說的話挺簡單,就是告訴你,寫字、做人,做一個最普通的中華傳統的道理。

我第一次見他東西的時候就挺震憾的,我拿他的字給書法圈朋友看,都說好,尤其是內行都說好。

他的東西看著那么舒服,那么有張力,而且一看就是很任性地、很隨意地寫出來的。


浙江省書協原副主席楊西湖:他是非常有個性的書法家。他對于創作的一些理念、一些見地,與許多作者不同,他非常自信,非常熱衷于自己的創作形式。

他有一種藝術觀點,不管你是否權威,他覺得有商榷的地方,或者不同的想法,他能很堅定地表達出來。這個也非常不容易。一個藝術家,一定要有這樣的信念、自信,不入俗流,不跟著社會上的一種東西走,堅持、堅定地做自己。



浙江當代中國畫研究院副院長呂建明:他對于書法美術的發展,有自己的見解。這幾年他的書法,給人很舒服的感覺,很自然地在表達、流露。盛老師這個書法的過程當中,我覺得就是我寫書法,書法寫我。

人品和藝品,這是相輔相成的交流的一個過程。在這兩者的相互的交替之下,慢慢地盛老師的人品也好,藝品也好,螺旋式慢慢上升。


簡草 程顥 秋月


浙江外國語學院教授李子:坐在這里忽然想起一首詩,“手培蘭蕊兩三栽,日暖風和次第天。坐久不知香在室,推窗時有蝶飛來。”為什么想起這首詩?盛老師,還有很多人不認識他。

今年7月份,我到黑龍江給一個書畫班講課,聊到書法和簡草,當時他們說簡草是什么?我說它是由楚簡變化來的,現在首推的是盛欣夫。他們說盛欣夫我們知道,是大家。

所以我想起這首詩,他是香在外面。

我曾經給他寫過書評,我歸納他的書法有“三氣”:正氣、文氣、靜氣。

正氣,是他承傳統,秉大道,不拘泥,同時大氣,這是他的路子正。他根植于“二王”,再臨歐陽詢、張旭、懷素等,融匯貫通后,再臨楚簡、帛書,形成獨特的風格,叫簡草。

文氣,就是書卷氣,書和文化是互相連帶的。古代大家留的作品就兩類,一類就是高官,一類是出家人,出家以后心無旁鶩,一心就是玩,在玩當中慢慢就玩出來了。盛老師,現在就當自己一種追求,一個精神寄托,所以他的字,有很大的文氣。

靜氣,靜就是坐得住,不受污染,心平氣和。他曾跟我說,他就是八個字,讀讀、走走、寫寫、畫畫。真正想當藝術家,必須做到這八個字。

最后用一首詩結尾,送給盛老師。千巖萬壑不辭勞,遠看方知出處高。溪澗豈能留得住,終歸大海作波濤。




來源:讀嘉新聞 作者:哈蘇 攝影 魏榮彪 作品圖由盛欣夫提供 編輯:哈蘇 責任編輯:沈秀紅

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

在這里,讀懂嘉興

相關閱讀
分享到: